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双彩网 > 与门 >

北京的城与门

归档日期:06-22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与门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由于当时社会流动性非常小,基本上都是几代住在一个区域,不会没事老搬家,可能一个房子住三代、四代,后来有钱了,换一个大房子,也基本上在那个区域,不会有大的变化。所以北京四城的语言有很大的差异。你能听出是哪儿的话,现在都叫北京话,根本都不知道他原来是哪儿的人。那时候一听这是南城人,这是北城人,这是外城人,这是内城人,很多发音不一样,用字也不一样。比方说“我们”,南城叫w um en,还有ou m en,这个都不一样。买茶叶有人管叫茶叶,突出那个“叶”字,有的叫茶叶,“叶”是轻声,我给你沏杯茶。你哪儿买茶叶?

  世界上的城市基本可以分两大类,一类是摊大饼似的,像上海、伦敦这样,以一个点,如渔村、教堂、集市等弥散性发展的城市;另一类是规划型城市,比如罗马、巴黎就是规划型城市,但是它们跟中国人的规划理念不一样,中国人讲究对称,讲究有中轴线。北京从整个城市结构来讲叫“左祖右社”,左边是祖庙,就是太庙,右边社稷坛。本来还应该说“前朝后市”,从元代来说前朝后市,可是后来变成了前后都有市,前门外是商业集中的地方,很繁华。这与漕运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后市从明代以后开始往南移,但后门一带也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方。所以左祖右社,前朝后市,这是都城比较规范的一个结构。

  皇城还不等于紫禁城,紫禁城是在皇城里面。皇城最南边元代叫承天门,后来改为,是紫禁城正门,地安门在北边。然后是东西两侧的东安门、西安门,这是皇城四门的所在。皇城里面又套了一个紫禁城,紫禁城的南门就是午门,北门是神武门,东门是东华门,西门是西华门,在皇城的外面像俄罗斯套娃似的,又套了北京内城的城门。

  内城城门一共是九个,中央一个是正阳门,元代叫丽正门。南边的左边、右边分别是崇文门和宣武门。崇文门原来一开始叫文明门,后来清代又改了,宣武门原来叫顺承门。东边建两个门,一个是朝阳门,朝阳门原来叫齐化门,东边还有一个门是东直门。西边建了两个门,阜成门和西直门,阜成门又叫平则门。北边建了两个门,因为北边中间对着中轴线不能开气,堪舆学上讲开气就破了气,所以其左右一个叫做安定门、一个叫做德胜门。一般出兵打仗出则安定,入则德胜,出兵的时候走安定门,得胜回来走德胜门,这样内城一共建了九门。

  “外七”,就是在嘉靖三十二年,即1553年开始建外城,外城七个门。外城七个门也有一个中轴线的问题,对着正南方的是永定门,永定门的两侧有左安门和右安门,广安门和广渠门,靠里面一点,兜在里面的是东便门和西便门,这样是七个门。从前有一出京剧叫做《游龙戏凤》,讲正德皇帝去山西微服私访调戏一个开酒馆的女子叫李凤姐。皇帝说,你猜猜我住哪?李凤姐猜不出来。他说我告诉你,我住在一个大圈圈里套着一个小圈圈,小圈圈套着一个黄圈圈,讲的就是城门的状况。

  有门就有街道,所以叫通衢大道,有通衢大道就会有小的街,有小街就有胡同,纵横交错。中国人讲究方正,北京是极好的都城范例。不过也有些城市例外,像天津是完全不规整的,没一条街是直的。上海因为有租界的原因,所有的路都开向黄浦江,因为各个国家都要利益均沾,各租界都有路开到黄浦江,因此形成了有北京路、建国路、南京路、淮海路,整个都开向黄浦江,它是放射状的。

  明代还有一个问题是皇帝怕造反,把江南很多富人集中在北京,给他们房子,让他们居住,所以当时很多南方的望族被迫迁到北京来。另外对于他的哥们弟兄,朱棣也把他们集中起来。去年有人想在王府井协和医院后门的帅府园立一个牌坊叫“十王府街”,找专家论证。这十王府街今天已经没有人提起,完全不知道了,大家只知道有王府井,这十王府街是把明代的宗室十个王爷都集中在一个区域,在什么地方?就是在今天的王府井帅府园,从王府井烤鸭店开始,包括今天的东方广场、东方君悦大酒店,一直到东单这一带,这十个王府都集中在那了,为什么?就怕宗室们折腾,把他们集中管理,怕他们造反,那一块儿也就变成十王府,那条街叫十王府街。

  清代在得天下以后没有干明代“灭王气”这种事,对北京没有什么破坏,当然皇宫有所增建,有所踵事增华,但是没有进行大规模的破坏,这是清代非常明智的一个做法。清代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内城作为政府机关或者旗人的王府,内城不允许建商业区,不允许建歌楼舞榭,不允许一般老百姓居住,特别是不允许一般普通的汉族老百姓居住,汉人都被赶到外城去了。

  我们前面讲过,1553年开始建外城,但由于财力不足,本来想把整个内城从南到东、从西到北整个包起来,但是没有做成,只把南边包起来了,最后成一个“凸”字形的城市结构。当时的外城以宣武门外的南城为主,这样就形成了所谓“宣南文化”,像林则徐、魏源、龚自珍等在宣南都留下了足迹。后来的宣南诗社,就是陶澍、梁章钜他们搞的消寒诗社,也是在宣南。宣南地区在民国后,看来是一个比较贫穷,比较差的地方,可是在清代宣南是一个文化区域,许多汉族的“士”,他们的宅邸都在南城,就是宣武区一带,所以有宣南文化之说。实际上这个禁令在清代后期也逐渐废弛。原来讲“东富西贵”或者“东贵西富”,但是还有一句话叫“南商北旗”,北城地安门外是旗人居住区,南边是商业区比较多,商人比较多,所以有这样的说法。北京城在最早的时候也有坊的划分,坊就是用栅栏把一个一个的街道或者是一个居民片隔离开,便于管理,有点像今天的小区。

  由于当时社会流动性非常小,基本上都是几代住在一个区域,不会没事老搬家,可能一个房子住三代、四代,后来有钱了,换一个大房子,也基本上在那个区域,不会有大的变化。所以北京四城的语言有很大的差异。你能听出是哪儿的话,现在都叫北京话,根本都不知道他原来是哪儿的人。那时候一听这是南城人,这是北城人,这是外城人,这是内城人,很多发音不一样,用字也不一样。比方说“我们”,南城叫w um en,还有ou m en,这个都不一样。买茶叶有人管叫茶叶,突出那个“叶”字,有的叫茶叶,“叶”是轻声,我给你沏杯茶。你哪儿买茶叶?这也是北京话。北京的儿化音不能随便乱加,出我们家大门不能叫“出我们家大门儿”,不能加儿话音。我家有个后门儿,不能叫“后门”。大前门,绝对不能加儿话音,没有“大前门儿”。还有北京的很多发音,比如现在“您”,这个是保留下来了。可是对于第三者的敬称有一个字现在已经很少用了,就是你我他的“他”,底下加一个心字,那个字念怹(tan),提到你我都敬重的老人,比如咱们说到朱家溍先生,怹在故宫博物院上班的时候怎么怎么样,用“怹”,这个字现在基本上不用了,“您”现在还用。南方人不讲这个,就是“你”,对80岁老人一般来说也是你怎么样了。

  从行政制化来说,北京人从前填籍贯,北京哪儿的?北京大兴或者北京宛平,他实际上不是大兴(北京郊县大兴县)的人。你住在东城区,比如说家住东单,你就是北京大兴人,因为它归大兴管,你们家住西单西四就是宛平人。北京城从中轴线划分东西以后,一个北京城划为两部分,西边治所为宛平县,东边治所为大兴县。很多人籍贯是北京大兴,以为你们家是农村的,不是,你们家世居东单也是大兴,他们家世居西单就是宛平。

  到今天人还有这个话,比方说你们家住在海淀中关村那里,“我今天得进城一趟”,现在有些老人还有这个观念,城里指的是内城,叫“进城”,从前来说,我们住团结湖这儿就也是城外。进城、出城有什么特别的?没有。除了特别的宵禁以外,一般来说城门大开。最早有宵禁的时候,城门也是要关的。内城九门一关,你真进不来了,你又不能爬城墙,除非是盗贼。从前盗贼有一种东西,底下拿铁链子拴的,上面有一个抓,叫“飞爪百链锁”,往上一抛,钩在城门上面用铁链子就能上去。还有遇到特殊情况,譬如说敌伪时期有关城门这一说。城门一关确实进不了城了或者出不了城了,出不了城了怎么办,我就在你家借宿一夜,基本上是这样,一般情况下是没有的。

  当时的各城没有什么特别明确的分工。当时崇文门是很多物资运进来的所在,为什么走崇文门?因为它离运河比较近,那时候运输主要是水路,漕运都是走这儿,元代漕运基本上走到积水潭。到了清代的时候都是走通惠河,通惠河实际上在它的东南部,所以崇文门变成了海关,处理一些大型货物的税务。宣武门直达清代汉人住的区域,这是后话。每个门其实都比较热闹。相对来说东直门、朝阳门更热闹,为什么呢?都有货运、漕运。为什么在东直门、朝阳门那一带有北门仓、南门仓、东门仓这些地名,过去那一带都有一些仓库,包括一些旗人领钱粮,都是凭证到那直接领,不是运库里再领,直接在库房就领了。西直门和阜成门是往西山方向去的,那边主要是一些风景区或者一些大人物的别业,比如明代降臣孙承泽,孙承泽在樱桃沟花园有一个别业叫“退谷”,顾炎武也曾去过。北边是防止北边边患的德胜门和安定门,除了一些公务或者军事上的事情,很少有人出德胜门、安定门。因为出门近郊都是农田。

  安定门外以前有很多粪场,当时粪业主要是山东人霸着,粪不光是淘,淘了以后要把粪集中起来晾干,晾干了才能够收集起来做肥料。所以一出安定门就臭不可闻,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初那边都还有大粪场。

  德胜门周围有很多冰窖,护城河里凿出来的冰可以保存到夏天。每天早晨有送冰的,赶着牲口拉着车从胡同进来,送冰的光着脊梁,夏天用一块厚的帆布搭在上面,因为冰直接接触背上的皮肤是不行的,上面有人拿冰叉铲在背上两块,就那么背着送到宅院里面,到了屋里面打开冰箱放进去,每天送一次。大概维持24小时,等到第二天来的时候,第一天送的这块冰也就剩一点了。一般来说这么大一块冰的价钱连运费也就2毛钱的样子。

  那时候没有什么电冰箱,我家1930年代买过电冰箱,后来因为我父亲吃电冰箱里面的东西,吃了拉肚子,祖父就给卖掉了。一般人家多用土冰箱,留到现在都成文物了。上面搁冰,下面有两层,冰的上面可以冰一点凉开水,盖上盖不影响,当然不能搁一个西瓜。但是西瓜可以搁在底层,凉气往下走,菜坏不了,但是搁的东西很少,能用这种冰箱的,也是中等人家了。这种土冰箱是个木匠都会做,但也没有说做得多精致,没有说谁家使紫檀冰箱的,都是用普通木头,里面镶一个铁皮,把冰放进去,不能直接跟木头接触,不然木头就糟了,底下有一个管子,可以把化了的水漏下来,接一个托盘,跟今天的冰箱一样。所以德胜门一带冰窖比较多,安定门外是粪场比较多。

  出西直门有一种赶脚的行业,人到西山去玩,比如去八大处,去卧佛寺、香山,去颐和园,那时候没有公共汽车,一出西直门有很多招揽生意的。女眷可以坐骡车,一般男的喜欢骑驴,这个驴不能让你赶着走,怕出危险,有人赶着跟着走,坐驴车或是骑驴到西山大觉寺玩。俞平伯先生就有很多这样的记录,从上午十点多钟到西直门换驴,坐驴车去到那已经下午两三点钟。后来有了汽车以后有人还愿意骑驴,骑驴挺好玩,看着春天的桃花、杏花,尤其是北安河管家岭一带,骑着驴慢慢走,实在是十分悠哉的。人没有那么多,生活是非常安静的。

  东西便门、德胜门、宣武门、永定门几个城门都会有骆驼来,从山西来的,从京东来的,从大兴来的都有骆驼。骆驼是最能驮东西的交通工具,比马驮得多,而且它不受有路、没路的限制,有路的时候车轮子可以滚动走,没路就走不了了,骆驼没路照样可以走。而且它吃的是饲料,但是承担劳动强度非常大。一直到解放初我还见到有骆驼,不过已经很少了。一般都是内蒙来的,另外北京周边像张家口地区,那时不叫张家口叫张垣,张垣骆驼也多,拉的是内蒙的物品、羊肉等口外的东西,拉走的是什么呢?比如砖茶。福建武夷山也产砖茶,我们今天只知道武夷山大红袍。那时候也产砖茶,因为太平天国的战乱砖茶运不出去,应运而生的是湖北的砖茶。砖茶在晚清是从湖北赤壁羊楼洞开始,走水路到襄阳,再从襄阳换陆路一直到张垣、内蒙到库仑,库仑就是今天的乌兰巴托,一直到俄罗斯的恰克图集散。我们今天讲丝绸之路、海上丝绸之路、茶马古道,还有一条是茶道,这个茶道走得更远,到俄罗斯和欧洲。(小标题为编者所加。)

本文链接:http://kyleflowen.com/yumen/38.html